某银Nobody

我不是智障。。绝对!【认真脸.jpg】

lft不可以视频和图片一起,再次表白胡歌www

发得晚了一点,老胡生日快乐!!!

做了个mid,没来得及调https://pan.baidu.com/s/18u_eVunK1lSC8VZAG7sd9g

最可怕的是,真的有人活出了你最喜欢的样子!!

这次的生贺竟然拖了一个月。。而且还是赶出来的【背景我真的不会画,所以干脆把删掉了的放在封面】

唉。。我真是越来越……

幸好那天先说了生日快乐, @阿丽尔诗 祝你……我也不知道祝你什么了。我觉得你一直在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走,无论我是否祝福,你都会变成自己想要成为的人的

天天&夜斗生日快乐!!!

我又一次错过他们的生日_(:з)∠)_。。我可能是个假粉
不补上生贺不删这条

【双玄】某月8日

*ooc慎入!

*校园paro,一发完结小甜饼【我就是要给双玄发糖╭(╯^╰)╮】


-6月8日-

 从毕业典礼的会场出来时,夜风已经凉了下来。方才得热闹与喧嚣仿佛是在另一个世界,隔着一面隔音效果极好的墙,怎么也无法驱走此时的三分凄凉。

想象中有关于毕业的不舍并未袭来,更多的似乎是平静与茫然。 
“贺玄~”师青玄小跑着从背后追上来,步伐轻快,似乎有几分像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开心到疯狂。 
“你宿舍的东西收好了没?” 

“收了,我明天联系一辆车过来把教室的一块儿送回去。”

“你联系过了么?我哥开车过来接我,要不让他送你?”

“算了。”

“那你今天晚上不是要赶在熄灯之前回来?”

“没关系,老师给了我一把钥匙。”

“那就好。其他人好像都已经过去了。我哥在楼下等,把剩下的几个人一起接过去。”

他们就这样像无数次并肩行走时那样,聊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偶尔插科打诨,笑的几乎是只有他们两人明白的笑点。一切如常。

贺玄几次想要打开书包,拿出他早就准备好的漫画,那是师青玄曾问他要过的。早在毕业典礼时他便想好了台词:“我想了想还是送你吧,我知道,我们从今往后大概只能越走越远了,过了今天大概就很难有机会再送什么了。”然而走在路上,他却始终说不出口。

那样的氛围不合适我们。他想。

教室的灯全都亮着,给人一种还要坐回去晚自习的错觉。贺玄抬起头看向自己呆了三年的教室。从来都是从那扇窗往外看,今天站在外面望才发现,原来那扇窗子离夜空中的点点繁星那么近,离他却那么远。

师青玄的东西虽多,可有师无渡帮着,反而先贺玄一步收拾完毕。大手一挥,书包一背,便一溜烟跑到隔壁给贺玄帮忙。留下一脸诧异的师无渡看着自家弟弟莫名兴奋的背影。

“看你的漫画吧,你不捣乱就不错了。”贺玄抽出一本漫画扔过去,继续清理抽屉,一边鄙夷地道:“看完不用还了。”

“这么好?!”师青玄跳起来扑到贺玄身上,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呜哇,贺玄我爱你!”

啪。贺玄一怔,手上的书掉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贺玄的停顿让二人间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师青玄的笑容僵在脸上。

“滚犊子。”他嫌弃地给了师青玄一拳,仿佛刚才的尴尬只是一个错觉。


-5月8日-

“师青玄快点,花城他们已经到了。”贺玄抱着一堆书急匆匆从校门口的书店出来。

“怕什么,今天我们两个可是寿星。”师青玄这样回着,却还是很快从书店出来。

“听说‘太子殿下’他们买了好多饮料和零食,还有酒。” 

“酒才是你的重点吧?这么兴奋。”贺玄瞥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划重点。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李白♪~当个酒仙多好。”

高三三模考完别的年级还没有下课,校门口的马路边空空荡荡。师青玄走到贺玄面前,转过身来倒着走。

“谁是?我没有你这么傻的朋友。”贺玄一只手将师青玄掰回去,“晚上要是被老梅闻出来,别把我们扯进去。”

“我才不会!”师青玄撇嘴,从贺玄的右边绕到左边,笑嘻嘻地看着他:“倒是你,要注意时间,别迟到了。毕竟你可是要‘加一次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贺玄瞪着他。明明是不顾形象地大笑,师青玄做来却并不惹人讨厌,反而借着这土土的蓝白校服和一张清秀的脸,显出几分率真。

“漫画不借你了。”贺玄说着把书从左手换到右手。

“哎别啊!贺玄!贺兄!‘黑水大大’!”师青玄伸手去抢,倒还真被他抢到了。

“我去你买到了特典,我本命画师画的欸!”师青玄抱紧了那本小册子,“送我吧!”

“你想得倒美。”贺玄将小册子从他怀里抽出来,轻轻敲了了一下他的头。歪头看见师青玄悻悻地撇了撇嘴:“切。”

“哼。”包括贺玄自己在内,谁也没发现他肌肉牵动嘴角上扬,正常人称这样的动作为笑。


-3月8日-

最后一节晚自习下课的下课铃大概是高三晚自习唯一一个不能称作为“睡眠铃”的下课铃。三三两两的学生们一起走出教室,一边谈天说地,热闹得很。

贺玄单肩背着包,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面无表情地看着正在收拾课桌的师青玄。师青玄的同桌是个女生,正和站在旁边的另一个女生聊天。

“学校加饭好像是6毛钱,但是加菜就要按原价。”“那有什么用哦,根本不会有人加菜啊。”“没有啊,你别看我们每次都差不多刚好吃完,男生基本上还是要加一次饭的。你说是吧,‘黑水’?你去食堂一般都要加一次饭的吧?”

“嗯?哦…额…”贺玄半天才意识到在问他,有些意外。

“是啊,他每餐都要加一次饭的。”师青玄替他回答了。他同桌的朋友听到他的声音,俏脸一红,刚要开口问些什么,教室门口响起了钥匙撞击的叮铃声。

“快点出去,要锁门了。”赶栋老大爷晃着他的手电筒作势要关灯。

“啊呀,走了走了。”师青玄拎起包就跑,边跑还不忘朝贺玄眨眨眼。贺玄大步流星地向前走,不大想理会师青玄。

高三下课晚,整个校园房间里的灯差不多都熄灭了。去宿舍的路上只有师青玄和贺玄两个人。在路灯下,在树影间,两个影子深深浅浅,被拉得老长老长。

“哈哈哈哈,加一次饭!笑死我了!”在寂静的校园里,贺玄有种能听到回声的错觉。

“……”贺玄懒得理他。

“他们要是知道你每餐不止加一次饭,而是非要吃到快迟到了才停下。晚上还会抢我的零食不知道会怎么想,哈哈哈哈。”师青玄得寸进尺,笑得更加放肆了。

“那是你自己赌输给我的。”贺玄有些底气不足。

“我当时哪里想了这么多啊。我都穷了,这周末只能回家吃了。”师青玄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12月8日-

或许是因为高考日渐逼近,校领导们也有些担不住,开始尝试一些七七八八的新想法,老早就有小道消息传之后的考试会按照成绩排考场。几天前,考场安排一出来,学生们就沸腾了,四处都是在询问考场座位的,一直到正式考试那天,这股新鲜劲都没有过去。考场外几乎不见拿着书本继续抱佛脚的人群,吵吵嚷嚷热闹得不像话。

相比之下,第一考场的氛围就要更加诡异一些。考场里坐着的基本都是学校赫赫有名的人。且不说本来大多是出自两个实验班,相互认识。于是一时间,考场内开心交谈的有,带有竞争的敌意的也有,考场外围观排名的吃瓜群众也不少。就是独来独往的贺玄,别人哪怕没同他打过交道,却也大多都听说过“黑水沉舟”的大名。更别说对于像师青玄这样的,整个考场都是他的熟人。还没进门,贺玄便听到了窗外传来的道贺声。

“第八欸,厉害了‘风师’大大!”

“人家一直很厉害的好么?你今天才知道么?这第八实至名归。”

“而且长得又帅,性格又好是吧?我替你说了哈哈哈。”

“喂喂!”

……

贺玄扫了一眼窗外,继续翻笔记。

“青玄,你后面那个是谁啊?”窗外一个小姑娘扯着师青玄的袖子,“竟然是第九,感觉平时都没怎么见过。”

“嗯?”师青玄看了一眼那个安安静静的背影,“贺玄?”他快步走到空位上转身坐下,手肘支在贺玄桌上。

“低了低了低了!你怎么才第九啊?枉我帮你拖了那么多次地。”

“……我没让你拖。”贺玄感到一阵头疼。他倒是不觉得第九有什么,只是对师青玄打破他独自一个人的局面感到诧异和无所适从。

“原来这就是‘黑水沉舟’,青玄你们很熟吗?”外号‘太子殿下’的2班班长谢怜恰巧经过。

“不认识。”贺玄果断回答,拿起桌上的笔记,别开正对着师青玄的脸。

“贺玄!你怎么可以这样!”师青玄身体前倾,整个上半身都靠在了贺玄桌上,“我可是你最好的室友!”

“我就你一个室友。”贺玄面无表情地拆穿。

“贺玄!”师青玄坐直了,气鼓鼓地瞪着他。贺玄瞥了一眼,师青玄的眉头微微蹙着,腮帮子鼓起,气成了包子脸。这样的神态很难在一个高中生的脸上看到,配上师青玄白皙的肌肤和精致的五官,倒有些像商场里的瓷娃娃。

面对这样的师青玄,贺玄选择装死。然而这对师青玄来说没什么影响。

“你可不应该就这分数。赌不赌?下次考试谁在后面就包对方一个月的零食。”

贺玄觉得师青玄这人实在是奇怪得很,做了这么久室友依旧是让人难以习惯他的脑回路。他懒得跟师青玄继续扯这些毫无营养的话题,顺着他的话敷衍道:“随你。”


-8月8日-

贺玄第一次发现宿舍的门能发出这么大的声响。走之前他没忘拉上窗帘,他看着昏暗的宿舍、空荡荡的床板,作为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无神论者,竟也生出几分“动静这么大怕是会吵醒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的念头。

哗——

他拉开窗帘,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他不自觉眯起了眼。光明并不能让这个仿佛被世界遗忘的房间热闹起来,连半空中的尘埃都形单影只,敷衍地随意跳跳。

贺玄并不介意这样的寂静,事实上即使室友们都在的时候,他也是独自一人。孤独如同黑水,沉下了一切示好的舟,然而这才是他的领域,只有在这死寂黑水中,他反而能感到一丝熟悉与放松。他并未想过黑水也会有起波澜的一天。

门锁“咔”地响了一下。一个目光明亮的男生提着行李箱推开门。

他比贺玄稍稍矮一些,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眉清目秀,瘦而不弱,绝对担得上“英俊”二字。

“贺玄同学?”他笑起来眼睛微微眯起,阳光透过窗子照在他的脸上,若神仙降世。

“高三的大多都搬出去住了,我们两个宿舍就剩了咱们,老师让我搬过来住。”他的嗓音是有朝气的少年音,音色很受上天的眷顾,“哦对了,我叫师青玄。”

“哦。”贺玄收回视线,觉得师青玄脸上反射的阳光太强,有些刺眼。

“我之前听他们说之前总是坑你拖地,你也太好欺负了吧?”师青玄将行李拖进来,关上门。“不过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再坑你的。”师青玄咧嘴笑着,扬起下巴,信誓旦旦的样子。贺玄看着觉得幼稚,又有些好笑,他不过是懒得自找麻烦。

“不用。”他回答。但是恰巧师青玄的哥哥师无渡提着一些生活用品推门进来,也不知道这句话师青玄有没有听到。

贺玄不想再说,早听闻这位外号‘风师’的师青玄是个被哥哥宠得极好的世家公子,自然是不会懂他的想法。

之后事情的发展的确是让贺玄好好意外了一会儿,师青玄并未像他以为的那样中二地去找其他人麻烦,只是日后所有被坑到贺玄头上的活基本全被师青玄给揽了过来。这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拖起地来,倒是麻溜得不行。

师青玄这人真的很奇怪,贺玄想。


-9月8日-

师青玄反复确认了下门牌,拖着重重的行李打开宿舍的门。宿舍条件不错,干净敞亮。有两张床上已经铺好了被子,不是他熟悉的风格。

真的结束了。

他拉开椅子做下,暗暗叹口气。都说“风师大人”自带风箱,随便一个动作都无比潇洒。谁见过他这般暗自神伤的模样?

高考结束那天,他酝酿了很久。压在心底许久的情感像核弹一样爆炸开,炸得他五脏六腑都灼烧着。有传言说考完之后表白都能成功,他抱着最后一丝希冀,小心翼翼,想要堵上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的代价去换在他心上那个特别的位置。他知道的,他们的人生大概会像两条相交的直线,自此之后便只能越来越远,被时间的洪流冲刷得再留不下一点儿痕迹。或许这是最后,也是最好的时机了。

那晚,师青玄紧张得有些兴奋,然而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师青玄,这回终究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好不容易借着玩笑才勉勉强强说出来。他想过贺玄将这当成玩笑,永远也不会察觉到他的心意,却没有想到他会露出这样尴尬的神情。

果然,他对自己根本没有那样的心思,或许还会觉得有些恶心。师青玄啊师青玄!

他在心中默默苦笑。

他曾经骗过自己,或许贺玄真的以为那是个玩笑。然而高考结束之后,同学聚会开了一波又一波,有几个班一起的大聚会,也有只有几人的小聚会,还有各种人数的毕业旅行。师青玄不断地受邀请不断地拒绝邀请,忙到头昏眼花。他用尽一切方式跟贺玄取得联系,所有跟贺玄扯得上一点关系的聚会他都去了,可是到头来,连填志愿那天,他也没能见到贺玄。甚至连贺玄的高考成绩,都是师青玄从谢怜那里问来。发挥得很不错,比师青玄高了10分。

说他有多么颓唐倒是假的。他这样一个同学老师面前的大红人,每天问成绩问志愿甚至问宿舍和闲聊的人都让他应接不暇。他和朋友们去了狮子林里看小桥流水,燕舞莺歌,白墙灰瓦锁住旖旎春色;去了赛里木湖看湖水亲吻脚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还去了剑桥,被师无渡的几个高中同学带到康河上泛舟,被柳叶一片片拂过。

他没有多少伤感的时间,只是内心的那点灼热一天一天冷却,到现在已经冻得麻木。

到开学了还没有联系上,大概是真的结束了。过了交点的两条直线,分开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快一些。

他吐了口气,甩甩头,看向已经铺好的床。一个是牛仔风的被套,床上还放着基本没来得及收好的集邮册和相册,挂钩上挂着一个登山包。大概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另一边的比较有意思,那位同学将自己的书桌布置成了火车驾驶室的模样,桌上一个用乐高和一些电线组成的不知道一个什么装置压在基本英文资料上。看上去,书桌的主人是个有趣的人。

师青玄摸了摸自己的床板,没有灰,大概是先来的两个室友帮忙擦过了。一切都会好的吧。调整好情绪,师青玄强行让自己露出个一如既往的迷人微笑。

咚咚。身后响起了敲门声。

“哥。”师青玄笑着打开门。

“青玄。”门外站着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

“你……怎么……”我们潇洒的“风师大人”又一次忘了带风箱。

“怎么?不想再帮我拖地了?”贺玄提起行李放到最后一张空床下。

“你为什么没有去X大?”

“我乐意。”大概是被问多了,贺玄显得有些像赌气。

“那你也可以去更好的专业。”师青玄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就好像重获新生一样,那样有力。

“傻。”贺玄停下手中的动作,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我可是托人打听了一暑假你的消息。”说完,他将师青玄压在衣柜上,吻了下去。

贺玄的心似黑水,沉了一切示好的船,却终究是逃不过,被风吹起了阵阵涟漪。

勾了个线!拜托大家pick 一下少天!哎呦真是急死我了
https://m.bilibili.com/moe/m/2018/cn/home?step=2

是曹利群老师的《离家五百里》。。我本来想试一试用软笔。。但是真的丑得看不得(*꒦ິ⌓꒦ີ)
我果然还是去好好练字吧_(:з)∠)_

有木有太太不嫌弃愿意跟我玩这个。。问卷来自 @弹棉花团